• 解决贸易争端须回到市场原则 2019-05-11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5-11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你想自主劳动?全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凭啥让你自主? 2019-05-03
  • 微视澳洲(三):海豚岛之沙滩探险 2019-05-03
  • 观众对三观不正影视剧不买账 76.7%受访者拒看 2019-04-25
  •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2019-04-25
  • 南瓜子营养价值高 这样吃最健康-美食资讯 2019-03-25
  • 西媒关注百万叙利亚难民儿童:30万人失学 或致战略风险 2019-03-13
  • 36远7走势图 > 青春校园 > 公主小妹 > 章节目录 第45章 番外:顾连城篇

    11选五任选2傻子玩法:第45章 番外:顾连城篇

        我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参加商会,便惹上了麻烦。

        记得那天天气尤其的热,一点风都没有,偏偏我家老头儿非逼着我穿上了一套正正经经的西服。我举着香槟的杯子,站在喷水池边,看那里满池清水,很想跳下去泼自己一身凉水。

        可惜,这里是商业聚会,压根儿容不得出半点错,我只能压抑着,感受汗珠从背上滚落的滋味。

        “哎?好美的男人啊......”一声惊奇的赞叹声,带着粗鲁的气息,从我背后传来。

        我转过身去,首先看到的是一堵墙,高大方正,将原本不多的微风给堵得严严实实。

        我一下子就烦躁起来。

        毕竟不是谁对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正方形都能淡定地沟通的,而且这块四方形还正在滴答着口水朝自己看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她故作俏皮状,向喷水池边又跳了一步,浑身的肉颤颤的,看得我好一阵恶心。

        我有一种原始的冲动,请不要误会,这种冲动就是,狠狠地用脚去踹她,把她往死里踹。

        长得难看不要紧,出来吓人就太不道德了!

        “我叫萧咪咪哎!”她伸出指头来对着自己肥硕的脸庞,比出一个花朵的样子,猥琐并且丑陋。

        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,我决定......落荒而逃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要走啊,不要走。我跟你说,我是那个有百亿遗产的萧咪咪,你要不要跟我做朋友?”她张开双臂,将我一下子拦在了喷水池前。

        我真的忍受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哪里来的滚哪里去!”我伸手去推她,想要挤出点空间呼吸。

        “名字,告诉我名字!”她继续走俏皮美少女路线,摆出的POSE一个比一个惊悚。

        “做我的男朋友吧,他们都想做我的男朋友,我都不愿意呢!”她又以活泼可爱的LOLI造型向我蹦进了一步,抬起麒麟臂,做了一个人比花娇的动作。

        那件粉红色的,带着无数蕾丝边和流苏的晚礼服,随着她的动作,一直抖动着。

        我按捺住狂躁的心情,伸出一只手,阻止她再蹦过来:“站住,我警告你不要再往前面走了??!”

        她用细小的眼睛做无辜的表情,再一次成功地雷到了我。

        我想,我可以去自杀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哪家的?你做我的男朋友,我给你50%的遗产好不好?我喜欢你!”她嘟起嘴巴,做了一个飞吻。

        我终于忍耐不住,反过身来,跳上喷泉池边,看着那悠悠深深的泉水,一下子纵身跳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算你狠,萧咪咪!

        从那以后,这位体积庞大的萧家大小姐就跟上了我。

        我记得16岁生日那天,我一个人买了给自己的生日礼物,骑着单车,从云隐路那里的斜坡上来,突然从旁边的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车里传出来一阵尖叫。

        “顾小少,顾小少,看这里,看这里!”从车里伸出一截圆粗的手臂,上下挥动着。

        我知道情况不妙,奋力地踩着单车,万分后悔自己骑着的为什么是一辆单车。顾老头曾经吩咐司机送我出门,可惜我想一路赏着风景去,一口就拒绝了老头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我后悔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跑什么???顾小少!我在这条路上等了你一周了,你怎么才来?”

        上苍啊,随便哪一位,无论是观音大士,基督耶稣,又或者是圣母玛利亚,请把这个妖孽给收回去吧,谁收我皈依谁!

        “我有钱,你有貌,我们不要太相配哦!”她兴奋无比地从车里跳出来,结束了远程对话的局面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她穿着萝卜紫的礼服裙,上面的蕾丝边跟打了折子的水饺边一样,硬邦邦地翘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我只看她一眼,就忍不住地想揍人。

        为什么这位萧大小姐总能激发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兽性!揍人是不对的!

        顾老头时常告诫我,要用智力不要用蛮力!

        我靠,谁说暴力是不对的,我抽扁谁!这个死女人,居然敢扑过来强吻我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一刹那,我觉得我的兽血复苏了。

        我那长期修习的自由搏击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那一拳下去,隔着厚厚的肉层,我清楚地听见,“嘎巴”一声,那是萧咪咪的肋骨断裂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吁......整个世界都安静了!

        我也圆满了!

        萧咪咪,她已经光荣地成为了我三大噩梦之首!

        我记得有财经报的记者采访我,问到萧家的大小姐疯狂迷恋我的这件事。

        我哆嗦一下,很快地从噩梦中惊醒,抢过他的录音笔,发誓:我顾连城,宁做GAY男,不娶萧女!

        谁再在我面前提到萧咪咪,我跟谁急!

    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觉得好像萧家的那位也不是那么的讨厌。

        下午练完网球的时候,我特地走了小路,我看见她正在给一个要跳圣保罗湖的小姑娘做心理辅导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是死了,你爸妈就该伤心了!”

        那小姑娘异常坚定:“我死了,保管他们三年之内都不知道我失踪了!”

        她抓抓头,很苦恼的样子,又说:“其实人生多好啊,有的吃,有的睡,还可以看八卦......”

        你当谁都跟你一样么,吃喝拉撒都集中在床上了,跟猪一样。

        不过最近她倒是瘦了不少,原来她的五官也不是那么糟糕嘛,最起码眼睛比以前要大了不少???,我为什么要用赞同的语气夸奖她,天气热了,我头脑开始发昏了。

    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那个小姑娘扁着嘴看了一眼她的身材,似乎心情好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她继续循循善诱:“你想啊,这个世界上,还有大把大把的美男等着我们去发掘!”

        ......我其实不该觉得她有质的改变的,你听听,这都是什么说辞?

        我恨恨地将手里的柳条一折为二,打算绕道走。

        “不久前,我曾经经历过一场意外,面临过死亡。死亡很绝望,当你没有了生命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我很庆幸这个身体活过来了,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感恩,活着是一种福气!”

        我顿下脚步,疑窦重重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我认识的萧咪咪。我认识的萧咪咪,花痴自私,懂得利用自身的优越去和任何人谈条件,不会用这么理智的思维去劝解别人。有这个时间,或许那位萧咪咪已经勾搭了N个帅哥了!

        她不像那一位,我说不上来,可是我就是有感觉她不是......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自杀???”她劝解了半天,终于问到点子上了。我不禁好笑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迷糊境界啊,真是,有说不出来的可爱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家的工厂倒闭了,我这个学期的学费还不知道在哪里呢!”那个女生突然捂脸大哭。

        她愣了愣,突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小声地安慰:“你可以自己打工挣钱啊,不是可以勤工俭学吗?”

        这不是萧咪咪会说的话,我从心底冷哼一声。就算是她自家的工人,她都当做是牲口的。

        这么人性化的,绝对不是她。

        “勤工俭学?”那个小姑娘倒抽一口冷气,突然语气生硬起来,“那种事情是穷人做的好不好,太掉档次了!”

        她也怒了,撑着圆腰和小姑娘怒吼:“勤工俭学怎么就掉档次了?做米虫才叫可耻!”

        她气得直哆嗦,又补充道:“独立自主地女孩子,才是坚强的女孩子。你既然没有这个念头,我想你也不会有勇气选择跳湖。是我多事了!”她竟然问也不问,就扬长而去了。

        脾气执拗又别扭!

        我觉得好笑,感觉应该彻底地重新认识一下这么一个崭新的萧咪咪。

        虽然是一样的面孔,但是,我觉得,不是她。

        萧咪咪开始急速消瘦下去,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头发,穿着校服裙子,一双长长的腿,白皙修长。我每次看过去,都会有心跳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难道是因为春天的缘故,我的荷尔蒙开始分泌过旺?

        我绝对不会承认,她瘦下去的样子,她倔强的样子,她傻笑的样子,已经开始吸引到我。

        就算她从火里面将我抗出来,我还是憎恶她。对的,我坚持憎恶她。一个女人,居然有这么大的蛮力,这还是女人么?我顾少的脸往哪里搁,你以为我没看到那一群幸灾乐祸的,都咧着嘴看我被扛在她肩膀上哪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要乱动??!”她拍一下我的屁股,我又气又急,有一种想暴揍她的冲动。眼睛往下一瞄,和她那双又大又亮的猫瞳一接触,所有的怒气都神奇地消退了。

        唉,我不生气了,真是非凡了!

        我还不知道我有自我克制的本领。早知道我有这个本领,我每次在家也不会因为冲动而被顾老头暴揍了!

        再后来......嗯,她终于承认不是萧咪咪,我的心“轰”地一下,开出心花来。

        我等的就是这一刻!可以正大光明地承认自己对她有好感,为了我那岌岌可危的尊严,我欺骗了自己那么久。

        下手也迟了那么久!

        她喜欢萧别。我认识他,他是萧家的小管家,三四年前凭空里冒出来的,为人清冷,就像一朵小白莲。

        他有什么好,长得不如我好看,家世没有我张狂。

        最起码的,萧咪咪哭的时候,有哪次是他守着的???

        可惜,她就是喜欢这么个次等品。

        六月份,我还记得那个时候,我的几个哥哥蠢蠢欲动,纠结了绑匪来夺继承权,恰巧碰到了她,我们一并被绑了去。

        那一刹那,我彻底哈皮了,整个人都在热血澎湃!老天真是厚待我,这么狗血的英雄救美的戏码都给我抖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我不好好地照着做,岂不是很辜负老天?

        安全问题我倒是不怕的,顾老头每次旅游,其实都安排了内线在顾家,我耳朵上的信号追踪器也不是白戴的,估计只有几天,我们就能脱离虎口了。

        她比我紧张。这点我承认,这个女人,紧张起来,话也说得多了,饭也吃得多了,吃了自己的两个肉丸,居然把我的两个也给抢去了!

        我彻底郁闷了。没有澡洗,没有软床,连两个肉丸都不能保障,这些绑匪真是没有职业水准。

        我怒了,就连绑匪头头都对我客气得要命。这算什么啊,我得寻找时机充分表现自己的情意。

        事情突然峰回路转,萧别居然娶了东方闻樱,我觉得我有必要跳出去,好好地?;に?。

        追的过程是心酸的,结局却是美好的。

        后来,我们恋爱了,我的脾气不好,总是怀疑她没有像爱萧别那样爱我。

        其实,我家老头也有来安慰过我,我明白他的意思,就像任盈盈一样,得有容忍令狐冲心底初恋的雅量,可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

        我任性了,我还冲她发了脾气,因为那个狗屁的东方闻樱。我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,等到我回过头去寻找她的时候,我只找到了她掉落的小花布包。

        我从来没有如此憎恶过自己,为了任性的性格,我差点失去了她。萧别固然根深于她,我为什么不能有容她初恋影子的雅量?我和她是要过完一辈子的,其实我有足够的时间,用自己的耐心去淡化她心底的那道伤。

        幸好,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。

        再后来......再后来就更俗了,简单地说,我得了她,萧别得了财产,可是,我拥有的比他多。

        唉,我还是娶了萧家女。

        虽然此萧非彼萧,但是那位早些年采访我的记者凑过来的时候,我还是深深地被我自己郁闷了。

        人啊,永远不能太鉄齿!
  • 解决贸易争端须回到市场原则 2019-05-11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5-11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你想自主劳动?全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凭啥让你自主? 2019-05-03
  • 微视澳洲(三):海豚岛之沙滩探险 2019-05-03
  • 观众对三观不正影视剧不买账 76.7%受访者拒看 2019-04-25
  •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2019-04-25
  • 南瓜子营养价值高 这样吃最健康-美食资讯 2019-03-25
  • 西媒关注百万叙利亚难民儿童:30万人失学 或致战略风险 2019-03-13
  • 时时彩平台评测网 北京28是正规的吗 新时时彩豹子走势图 老时时彩投注平台 排列5预测 竟彩彩票官方网站 2014年福利彩票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过年停吗 极速飞艇能玩吗 北京赛车彩票有风险么 天天幸运飞艇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双色球2017090大奖分布 南国特区七星彩票论坛 众彩网七星彩专家推荐号码 中国体彩网11169期